念歇

【新林新】人鱼与约定

好了,标题我瞎写的,和内文根本没关系。
接着内文目前这样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下一章,目前就这样。
目前cp向不太明显……光这点我好想写下一章。
AU,ooc均有。
好了没问题看内文吧。

因折射而让整片海洋耀眼的令人难以直视,这时候细细品味观赏着可谓是令人感到放松的时刻吧。
海洋像是刚煮好的浓汤般让人放松,并且……很完美。
想让人把时间都花在这里,只是静静的看着。聆听海洋的声音,心情也不由自主的放松下来。

张新杰前阵子工作也挺忙的,今天是难得的偷闲,看着这片海洋调适自己的心情。
果然啊,还是看着大自然有好处。

闲晃的算比较晚了,夕阳逐渐朝着地平线以下的地方而去,本来亮晃晃甚至说是耀眼的海洋也逐渐归于平静。
慢步走着,在不知不觉中其实也到了一个较为偏僻的环境。

这个时间……晚了晚了。
张新杰看了眼手表衡量着返回的时间,倒不如在这里住一晚?明天也没什么安排,恰好是独自一人出行。
——那就散步到再更为偏僻的地方吧。

夜晚宁静的海洋虽说是截然不同的感受,不过也别有一番风味。
很享受呢。
风里混着咸味,一股海特有的味道。
不远处传来啪嗒啪嗒,有着什么迅速拍打着海面的声响。
这一带也是安全的,张新杰扶了眼镜不思片刻便决定走近。

接着出现在眼前的是个上半身靠在海边的巨石上,而下半身正是声音的来源。
鱼身的尾巴啪嗒啪嗒的拍着海面,还在很悠哉的休憩着的人却没发觉来人,像在观赏海岸般,毕竟那是他的家园。
他,是个人鱼。

张新杰其实也挺无奈的,但还是出自于礼貌,人家还在欣赏别的东西就这么打扰了貌似不太好吧。
“咳……抱歉,打扰了。”对方吓得缩进海里,只探出双眼不断打量着来人。
虽然不能说不熟悉人类,但不能代表就没有了戒心。
每个人的来意,总是不同的。

看出了对方脸部变化含带的意思,“我没有恶意,只是散步刚好经过。”张新杰下意识的语中带点严肃,也是平时生活惯了才会这样,不过可信力感觉也多了几分。

“……没有恶意?”之前太多要猎捕人鱼的事件了,虽然已经过了好几年,但依然人心惶惶。
“没有。”张新杰回答的斩钉截铁。
人鱼也许算是稍微相信了,但也还是没放下戒心,至少外表没感觉敌意这么明显了。

“请问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张新杰问的也是很有礼貌了,直勾勾的凝视着对方,眼神没有带着丝毫的质疑,眼底里尽是真诚。
仿佛,要被收服了。
人鱼摇摇头回过神,“我是林敬言。”对于人鱼名字更像是代称,所以是无所谓。

张新杰倒是哑然,没想到人鱼……林敬言说的这么干脆。
“你好,幸会了。我是张新杰。”礼貌性的回应,林敬言点点头算是明白了。

“那,亲爱的张新杰先生。”林敬言顿住,偏过头进而勾起一个令人感觉舒适的笑容,像是在问着接下来能不能继续说下去。
“请说。”张新杰倒是笑笑,没想过遇到人鱼,人鱼还这么有趣的,更何况人鱼居然还是男的。

“你到海边这么偏远的地方干嘛?”前头倒有礼貌,后面挺直接的,张新杰也没沉思就自行判断。估计是对方懒得装了,“而且天快黑了,这个时间点不是没那么安全吗。”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可见林敬言对这片海域还是相当熟悉的。

对于一个人鱼来说,这没有什么好隐瞒,甚至林敬言也不清楚张新杰的身份,单只知道他的名字。
“我来散心,最近工作上的事情多,最近难得闲下来。而且,我是独自出来的。”言下之意就是没有人和他同行,独身一人有不怕还有人担心他还没回去。

刚刚林敬言提问的这么有礼貌了,张新杰也有好奇的地方,他也有分寸,清楚自己别问的太超过了。
“那么林敬言先生,你身为人鱼在这里做些什么?”本来还以为人鱼生活在很隐蔽的地方,从没想过原来在稍嫌偏僻点的地方就会遇到了。

林敬言悠哉的趴在巨石上,似是放低戒心,可他这动作却随时想跑就能跑。
“上来看看夕阳啊,只不过已经要下山了。”林敬言保持着笑容,还是很有礼貌,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彬彬有礼。

“哦,那请问方便和我聊一下天吗?”张新杰身着便服,等着对方的回应就要坐下了。
“……可以,不过怎么会找一个人陌生人谈。”林敬言倒有些茫然,虽然不排斥所以还是答应了。张新杰就坐在一旁,看起来倒像在沉思。

“反正我们以后大概也没什么机会见面,也不怕。”似是很淡然,余下最后一丝夕阳,好在附近有路灯,不至于黑的不见任何物品。

“我还真没想过世界上有人鱼。”张新杰看着太阳消失的位置,话中还以为是感到惊奇,听语气却显得平静,不见一丝涟漪。
“世界万物有许多都是人类尚未探索的,话不能太绝。”林敬言眯起双眼道出事实,一个所有人都清楚的事实,可遇到陌生事物依然会惧怕。

“是这样。”张新杰轻轻点头,肯定林敬言的话,“如果不介意,可以让我摸你的尾巴吗?”
沉静了几秒,林敬言欲言又止的才开了口,“……可以。”不过却让人感到那丝迟疑。

张新杰和林敬言的距离倒更近了,张新杰主动起身的,毕竟林敬言也没完全离开海域的意思,他还是不喜欢太过于干燥的地方。

张新杰虽是面无表情,心底却是在确认这是真的鱼的触感,林敬言却忽然摆动了他的尾巴。
“别乱摸。”甩开了能让张新杰抚摸到的范围,甚至还甩了张新杰一身水。

“抱歉,我太莽撞了。”出自于他的严谨以及礼貌,理所当然的开口先是道歉,张新杰也只是很普通的在探索着,可谁知道突然摸到禁地了,“不过,怎么了?”算是抱着好奇心在询问吧。

林敬言瞥向远处看得出来在瘪嘴但随机就收了起来,比就还是在外人面前,过了好几秒才回答问题,“那是敏感带。”
沉默好阵子,“……抱歉,是我失态了。”关键是谁知道人鱼的敏感点在哪啊!你知道吗?我不知道啊!

“没事没事。”林敬言收好了心情摆摆手表示没关系的,毕竟人类已经多久没接触人鱼了?这个没有人知道。

算是顺道吧,林敬言指着夕阳西下之处,“张新杰先生,天差不多黑了,晚上了有点危险吧,差不多该回去了。”
也是出自于好意,张新杰也不婉拒了,礼貌性的点了头,“那我回去了,明天来还能找到你吗,林敬言先生。”

林敬言失笑,“行的行的,只要你明天不是找人来把我抓走。你清晨或晚点来吧,晚上来记得带手电筒。还有,叫我老林就好了。”这是个约定,人鱼许久没接触过人类的约定,也可以说是人鱼的一大步,简而明,就是个挑战。
而且,张新杰给人感觉一丝不苟的,甚至是有点可靠。

“那好,林敬……咳,老林,我明天来找你吧。”张新杰给自己放的小假期可还有一阵子,他们还有的是大把大把的时光。

一个跨了世纪的人鱼与人类的约定,也是一大步,也是一小步,可在两人语中,却只是两个朋友约定好似的。
对,只是个约定,言语之间简单的约定。

月色映照在海面上,水波粼粼,夜色令人心境归于平淡,一切归于平静,海面上虽是如此,谁又知道海底呢。

这篇是还愿我抽到SSR……前面的两千字其实屯了至少一个多月。
如果这个能写成连载大概有肉吧,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填完(好了闭嘴吧挖坑不填的)

评论(1)
热度(9)

躺在原创不出来,要我更新是不可能的

© 念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