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歇

张林-来日方长

有肉!突然高亮x这是一台幼儿车
同居设定。
老林退役设定,我觉得开场一把刀。
老林酒醉。
双向暗恋设定。

林敬言退役了。

并非突然,只是早晚成为事实的一件事,大多数的选手早在这年纪前就选择退役了。

眼前的夏修期也将至,几位和林敬言私下交情较好的决定替他举办一个欢送会,其实这也是个让职业选手们聚在一起的理由。

当然,愿意出席的选手还是会好好邀请的。 活动打算从晚上七点点一路到深夜,毕竟一群年轻人又是难得几个关系好点的能聚在一起。

时间也差不多了,张新杰看了眼手表,冲着里头还在准备的人喊:「时间差不多了。」语气里充斥的尽是平静,只是音量大了点。

「好,我快好了!」里头传出的应答声自然就是林敬言了,最后做了确认,他拿了钱包、手机、钥匙等必备的东西就出门了。

今天张新杰打算开车去目的地,林敬言也觉得无所谓,就让对方带去目的地了。

一路上两人并无多馀的谈话,车上显得格外宁静,只有偶尔的几句谈话声以及悠扬的广播,其实这也是某种双方早已习惯的默契。

其实两人已经有提前出发了,不过还是有挺多人早到的,也有一部分塞车了所以迟到,眼看主角到了,而且约的是去唱K,大部分人也不方便一直露面,碍于职业选手的身份这也没办法。

先行进了包厢,一群人点了些吃的还有些饮料,也算是助兴于是点了些啤酒,一群选手顶多是小酌,喝高了还是有影响的。

霸图的队员大部分都是有到场的,毕竟还是自己队伍里的成员,虽然现在已经过去了。

一开始苏沐橙和黄少天不断带动气氛,还有张佳乐的帮助,林敬言身为主角当然也免不了这些事。 虽然张新杰替他推掉了一些酒,不过不断不断下来也还是喝高了,难免有些酒后的胡言乱语。

张新杰看了也只能叹息了,身为同居人的他当然得把林敬言带回家,不过他也被灌了点酒,一行人这么闹下来也将近十一点了,这时候如果他自行开车回去还是有些危险的,那还不如先搭车回去吧。

要离开时苏沐橙却朝他眨了眨眼,彷彿闪过什么精光,虽然不怎么明显,张新杰却依然捕捉到了。

这么明显吗?

张新杰其实一直暗恋着林敬言,所以当初才同意和对方同居了。

他暗自叹了口气,也不清楚对方清不清楚他的心意,只是这样同居,却没有确认对方的心意。

其实他也想快点确认,不过却一直处于温水煮青蛙的状态,每次问起都被林敬言有意无意的闪避问题。

也不清楚林敬言想的是不是和他一样呢?
一路上相似的想法不断叠加,张新杰看起来本就一股严肃气息的样貌看起来更加严肃了。

恰好载到他俩的司机也不敢和张新杰多唠嗑,毕竟现在给人的感觉有些严肃到可怕了。

林敬言安静的靠在张新杰的肩上休息,这是真的喝高了,睫毛隔着眼镜挂在林敬言的眼帘上,让这个时刻显得特别宁静,彷彿车外的人间烟火都没有他们的事,可他俩还是在这烟火之中。

他面颊上因醉了而泛起的嫣红,不自禁让张新杰产生了真想捏一把的感叹。
怎么就越看越想做肢体接触了?

好不容易到了家,张新杰把人一路从楼下带了上去,让一个醉了的人好好上楼可真不容易。

简单的替林敬言做了一些清洁后,张新杰就先去替自己洗澡了,时间是真的不早,张新杰虽然偶尔会没那么早睡,不过喝酒却是很少的了。

大概是做了点整理花了一些时间,林敬言有些醒了,张新杰洗好澡经过林敬言房门外听到里头有动静,礼貌性的敲了个门,反正里头的人大概也应不了他就自行推门而入。

「张新杰!」这语气从林敬言嘴里喊出来,显得特别慷慨激扬,这回是真的夸张了,平时林敬言并不会这样喊对方的姓名。

张新杰无奈的点点头,走近了一步更像是在安抚,「老林,怎么了?」

「你过来!」酒醉的人怎么瞎闹都正常,张新杰也就意思意思配合他了,多挪动了几步就在林敬言的床边,仔细一看林敬言的样貌,还真是醉茫了。

林敬言突然抓住张新杰的手,手劲大到甚至让张新杰感到有些疼了。

「你喜不喜欢我!」声量不大,只不过语气激烈了点。 原来林敬言和他想的一样?这让张新杰几乎不敢置信。

因为不敢置信,所以只能多做确认了。
「我不确定你说的是那种喜欢。」其实张新杰说出这句话还是有几分紧张的,双手都不自觉紧握。

接着林敬言做出让他觉得超出他认知的事了。 他直接扯过张新杰的衣领,两人此时的距离只差一点就嘴对嘴亲上了。

接着,林敬言努力坐直顺势抬头宛如蜻蜓点水在张新杰唇上留下一丝触感。 虽然不明显,但还是感受到了。

「这样能证明了吗?」他稍微偏过头,眼镜被他自个儿弄的歪斜,嘴角还若有似无的像是在笑。

张新杰倒抽了口气,「那老林,接下来我对你做什么,应该都是可以的?」语气里还是带着平时的严肃,却隐藏着隐隐还忍住的慾望。

「好啊。」他答应的很快,接下来却说出几乎是嘟囔的话,「反正这大概是梦吧……」 就算是梦也罢,张新杰早就梦寐以求此时此刻不知道多少时间。

张新杰粗暴的把林敬言按在床头,舌头探入口腔,温柔的刮过上颚,似是在细细确认眼前的这人。
是属于他的了?

一阵深吻后他就抬头凝视林敬言,对方显得神色有些迷茫,虽然他本就更希望在对方意识清楚时确认心意。

「我可以做接下来的事吗?」仅仅是一个问句,却让人几乎以为时间过了好久,也许只是短短几秒罢了。 林敬言稍稍的点了头。
几乎让人窒息,让人疯狂。


剩下走链接,评论里收!剩下的看完链接里的再来x


林敬言就这么一路睡到了下午,他起床也挺迷茫的。
怎么自己的腰这么痠?嗓子感觉干干的,甚至还有些哑? 貌似哪里不对。

注意到自己身上的衣物也不是平时习惯穿的那件睡衣,反正也不到衣冠不整的地步,他抱着这个时间点张新杰可能在家吧,就推门出去找人了。

记得昨天自己喝酒了……后来好像还做了春梦。

「张副,我昨晚没干什么吧?」一看张新杰的确是待在客厅的,对方也有察觉他的存在,他干脆就开口问了。

「没多做太多事。」张新杰看着手上的资料,用着和平时一样严肃的声音说了下去。

「昨晚前辈说了喜欢我。」

「然后和我上床了。」 接着张新杰抬头,双眼里比平时感觉更多了一丝希望,「前辈可不能说都不记得了。」

林敬言没有一点心里建设,有种自己盖了多年的城墙塌了,辛辛苦苦种的大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

「抱歉啊抱歉,你能不能就把昨晚发生的事……当成一件意外?」其实这时候林敬言还是有几分尴尬的,真的酒喝多了还是失态了,他昨晚的春梦根本不是梦!原来是真实发生的事。

「不行。」张新杰回答的斩钉截铁,本来林敬言还有些绝望。

「难道前辈说出来的话还想撤回吗?」

「林前辈,你不喜欢我?」

「我可不希望你因此撤回。」这时候张新杰深呼吸,像是为了接下来的话而做足了准备。
「我喜欢你,前辈。」

张新杰的镜片透过光线折射的光在此刻似是特别明亮,这让林敬言以为这又是他做的一场梦。
心喜若狂的一场梦。

「……真的?」沉默了阵子,林敬言的声音听起来还是有些干哑。

张新杰微微皱着眉头,却还是点点头。
在林敬言眼里这都是慢速播放的,太难以相信了。

「所以,我们是情侣了?」盼了太久,梦了太多次,还以为会在一个相当正式的场合得到这个许可,这场景林敬言可没想过是在哪天起床时。

只见张新杰又做肯定状的点头。

「那你给我一个亲亲?」林敬言这大概是最近被方锐传染的,表情包看多了这是。 张新杰毫不犹豫的他面颊上留下一吻。

「两个?」林敬言又继续下去。 张新杰微微摇头叹息,「老林,该吃饭了。」

林敬言也只好作罢,这之前的消息已经让他开心到手舞足蹈了。

走向饭桌时却没想到张新杰又再他脸颊上亲了两口。

这也太刻意了,林敬言不自禁感叹。

外头阳光明媚,照的大地上无一不耀眼。
这同时,也包含了林敬言现在的心情,也包刮张新杰的。
他们的日子,还很长。

评论(19)
热度(28)

林吹,霸图吹,儿女吹
躺在原创里不出来了

© 念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