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歇

【特傳】屬於我們不同的傳說 01

01  七陵學院與紫袍代導


我是褚冥漾,目前是國三生,剛考完我的基測……

 

考試當天我就真的摔到被車撞到,說嚴重不算嚴重,說輕微也不算輕微。

我直接當場骨折,跟考場說掰掰的到了醫院。

 

裡面的護士都以表情表現「怎麼又是你」?!

我衰到跟這一帶的醫院都很熟了,我也不想要這樣熟。

 

看看我這種成績,真的會有學校會要收我嗎‑‑‑‑

 

翻到最後一頁,我發現了有間學校叫七陵學園。

我二話不多說在第一志願填上了它。

 

這種爛成績其他學校根本就不可能要我阿阿阿‑‑‑‑

 

所以我就填了最後一頁的那個,我相信這學校我可以上的!

 

 

 

*

 

 

 

回家後老姐聽到我填了這所學校,也不知道為什麼直接把我抓去找客服人員質問。

老姐他們也只是討口飯吃啊!別這樣!

 

不過我的老姐‑‑‑‑褚冥玥,跟我這種路人甲乙丙丁,路上抓來一大把的路人臉完全不一樣。

老姐他完全就是遺傳了老媽的基因,還有一度被懷疑是不是抱錯兒子。

 

老姐他就是那種很霸氣、高冷的美女。

 

扯遠了,話說回來,客服人員那裡根本就找不到有哪所學校叫「七陵學園」。

不會吧?媽,你兒子我填到一所根本不存在的學校了。

 

我們直接在當場重新選填了另一所學校。

 

我在門外一直看到一個人影在晃,更詭異的是自動門還一直不開!

不會吧?!我運氣也太差,白天就撞鬼!

 

填完之後老姐就叫我先回家了,說她還有事。

就這樣,我們家的女魔頭消失在街道上。

 

我一個人徬徨無助的回家了。

我只祈求招牌不要突然掉下來或是哪顆樹突然倒下來就好!

 

半小時候我很順利地到家,什麼衰事都沒有遇到。

今天我真的是好狗屎運的一天!感動啊!

 

誰也不知道,我往後到底會遭遇什麼‑‑‑‑

 

 

 

*

 

 

 

幾天後那個不存在的學校竟然把入學通知書寄來了!

不是不存在嗎?!還是根本就是哪個人的惡作劇。

 

是一個白色的包裹,而且還是從我的房間飛鴿傳信來的。

 

我都不知道原來學校那麼特別了。

其實我比較懷疑鴿子到底怎麼把包裹叼來的,而且那隻鴿子竟然像是沒事一樣的飛走!他的脖子沒事嘛!

 

包裹上還有一些我看不懂的藍色和紫色的圖騰,整體上讓人感到很舒服。

包裹裡裝的是學校的制服和一本薄薄的入學說明書。

 

不是我在說,他們的學校制服也太特別了一些!

根本就是某個祭司的衣服對吧!只是這個祭司服是黑色的。

 

我有點汗顏的看著制服。

這個制服真的不是我在說,我完全不想穿著這樣的衣服去上學。

 

我在想入學手冊大概也是在說不要暑假期間跑到海邊戲水一類的,我就把手冊丟在一旁了,我也不打算看。

 

新生訓練在一個禮拜後,只有為期一天。

還好只要穿便服就好。

 

另一個我填的學校是貴族學校,兩所學校要繳的錢比起來根本不是同一個價位的!

就這樣,我的人生誤入歧途,在錢的抉擇下。

 

因為七陵要繳的錢真的是少太多了。

 

 

 

*

 

 

 

一個禮拜後,我到了學校指定的地點。

 

我家附近的公園。

 

所以學校在公園嗎?直接上野生的教學?還可以直接實地實驗教學,觀察植物說有多方便就有多方便!

 

不對,哪間高中的自然教學課程會那麼多?

 

我扶額,頭有點痛。

 

因為我也問過估狗(Google)大神了,是真的找不到這所學校。

等等有什麼東西出現我都不會不意外了。

 

現在是早上六點三分,我也不知道學校到底為什麼要把時間訂得這麼早,我五點半就爬起來準備了。

現在腦內就是滿滿的,我超想睡的。

 

整個公園裡大多都是早上超早起來的阿公阿嬤,你還可以看到有在做太極拳或是在做老人操的。

公園裡大概只有我一個這樣年紀的人吧。

 

有個黑色長髮披散在肩上一個很漂亮的人,他的長髮及腰,整個輪廓雖然說是漂亮,但是還是有男性有的氣質。

他穿著一件紫色的長袍,看見我後快步朝著我走來。

 

「你就是褚冥漾吧?你好,我叫做湘,是你接下來一個月的代導學長。」他伸出手表示善意,我也回握了他的手。

他笑得很柔很好看。

 

代導學長就是類似於直屬學長吧?

 

我被他帶到了公園裡最偏僻、最角落的那棵樹旁。

那裡除了我和他以外,一個人也沒有。

 

「麻煩你站到那裡,漾學弟。」湘學長指著一個紅色圈圈裡,那個是小孩子在玩跳房子化的圈圈阿。

我乖乖的站到了定點。

 

「麻煩接下來遇到什麼事,請千萬都不要驚訝。麻煩漾學弟要有心理預備。」說完,湘學長也站到了那個紅色圈圈內。

 

他什麼都沒說,過了大約五秒後,眼前白刷刷強力亮光一閃,我已經不在公園那裡了。

 

媽,你兒子讀到一間奇妙的學校了。

 

我受到了過度驚訝,昏了過去。

 

 

 

*

 

 

 

一張開眼,我看到了白色的天花板。

還有濃濃的藥水味。

 

再熟悉不過的味道。

 

「漾學弟你終於醒了。」我看著湘學長手上的東西一秒定格住,然後他慢慢地放下去。

湘學長臉上還保持著很完美弧度的微笑。

 

那個東西是某個不知道多重啞鈴。

湘學長剛剛明顯是打算拿那個東西來砸我的。

 

這就是所謂的殺人不眨眼對吧對吧對吧?!我剛剛差點魂歸西天了阿阿阿‑‑‑‑

 

湘學長絕對是這種人,千萬不要惹到他,不然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死的。

而且他殺人絕對還可以面帶微笑的殺。

 

「因為漾學弟實在睡太久了,不得已才這樣的。」你可以叫我、搖醒我,但是麻煩你不要用啞鈴阿阿阿‑‑‑‑

那會出人命的!

 

等等,我發現一個不對勁的地方。

那啞鈴看尺寸應該有個五十公斤吧?湘學長你怎麼舉起來的!而且你還是單手舉起來的!

 

「漾學弟你真的睡太久了,現在都九點多了,新生訓練都差不多了。」湘學長說得有些無奈。

靠!九點了!

 

我並沒有睡著!並沒有!我只是昏了過去而已!

 

現在我才注意到湘學長的紫色長袍跟我們的制服完全不一樣。

 

「漾學弟走了,我們還要去報到,不然你就不用讀了。」說著,我被帶出了保健室。

 

七陵的建築整個很古色古香,還有種房子根本是木頭做的感覺。

我問了湘學長後,原來那真的是木頭做的。我還以為只是感覺而已!

 

到了那邊,我才知道我是讀丁班的。

這樣是好還是壞?

 

接著湘學長微笑轉過頭跟我說了惡魔一般的話,「一個年級只有四班。」

可以讓我幻想久一點嗎?!不要那麼快打破我的妄想阿阿阿‑‑‑‑

 

教室裡的人都走光了,只有我和湘學長而已。

 

湘學長露出了謎樣微笑後從講台上拿了一份手冊。

 

「這是你的選課表,還有一些告知你的事情,如果漾學弟不知道要填哪一節課,不介意的話請讓我幫你建議選填那些課程比較適合學弟。」一翻開選課表,初級符咒課?

 

媽,你兒子好像來錯學校了。

 

「我們禮拜一來都是開班會或是有什麼重大事件學校要宣布的,通常只有半天課或是半天不到。剩下的時間是要選擇社團活動還是做什麼都是可以的。另外,我們學校不強迫參加社團活動。」看了剛剛的選課表之後我對社團活動敬謝不敏,當然是不用了。

 

突然想到有個問題我一直沒問,「湘學長,為什麼你的制服不一樣?」

 

湘學長輕笑了下,回答道,「這是紫袍,公會有分袍級,這跟制服不一樣,是要執行任務的時候要穿得。還有白袍、紅袍、藍袍、黑袍,紅袍是情報班,藍袍是醫療班。至於白袍是最初級的,在考上來是紫袍,最後是黑袍。」

我大概理解了一些,大概就是在分這些人有強得多變態。

 

「對了,漾學弟,你有沒有姐姐?」湘學長突然丟過來一個很莫名的問題。

 

「有阿,怎麼了嗎?」

 

「沒事。」湘學長笑得很輕很淡。

 

我不懂為什麼他要問我這個。

 

不過這不重要。

重點是,我讀到一間有夠奇怪的學校了啦‑‑‑‑

 

评论
热度(13)

躺在原创不出来,要我更新是不可能的

© 念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