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歇

【特傳】屬於我們不同的傳說 02

02 屬於我們的初相遇

一直到了開學前我都相安無事。

而且除了新生訓練外都不用去學校,我度過了一個很悠閒的暑假。

 

開學日當天我自己找到那棵樹,然後把自己傳到學校。

 

聽湘學長說最好是早上連一個阿公阿嬤都不再那邊的時候就過去了,因為這附近只有我一個人是住在這帶的,只要我一到學校基本上來說這裡的傳送的東西就會關了。

 

所以我就好是越早去越好。

 

聽說以前還有其他人誤踩到傳送的那個,然後被抓去洗記憶的。

湘學長叫我早點到不要給他增加工作量。

 

我當然是一秒答應!很不好意思我真的很沒有膽,因為我不想被可能超過50公斤的東西砸。

而且我覺得湘學長絕對有更恐怖的凶器。

 

開學的前一天我晚上九點就上床睡覺了。

 

 

今天早上午四點多我就起床了。

天殺的也太早。

 

那麼早起來我是要幹嘛!想要回去繼續睡又睡不著,也太悲哀……

 

起來做老人操嗎?……這個提議還是算了。

 

四點多,外頭連點光都沒有的天空。

 

然而這種時間起來的我完全不知道要幹嘛。

 

我下次不要晚上九點就睡了,連鬧鐘都還沒響我就爬起來是怎樣!

去和公園的阿公阿嬤還有流浪漢打招呼嗎!我才不要!

 

去刷牙洗臉上廁所換衣服,把一切都準備好之後。

媽蛋,也才早上四點快五點而已。

 

我慢慢走過去那棵樹下頂多到五點半而已。

但是根據我的經驗,我很有可能到真正的地點找不到那棵樹,最好是早點出發,而且我還穿著我們學校那麼特別的制服。

 

將近五點的時候我出門了,出門前我疑似聽到老姊輕嘆了一聲。

錯覺吧?老姊應該還沒起來……吧。

 

不管這個了,我都要先出門了,我才不想有事沒事被行注目禮。

 

雖然現在還算是夏天,但是還很早,穿著這樣的衣服並不會感到悶熱。

我突然為中午還要上課的時候感到憂心,這樣會熱死對吧?!就算我讀的學校多特殊都一樣啊!

 

雖然說湘學長有建議我填了哪些課,我也差不多填了那些。

畢竟選讓自己死的課還有保證不會死的課,我當然是選擇了不會死的。

 

雖然我常常掛在心裡說那麼衰早死好了,但我實際上還是不想早死的,老天爺不用那麼順從我的願望沒關係。

更何況我也不想讓老天爺通通順著我的心意走。

 

走著走著我在腦內做了好大一圈腦部運動後來到了公園。

然而我已經繞三次公園了。我繞了整圈阿阿阿‑‑‑‑整整三次!

 

我還是找不到昨天那棵樹,還是前面有個紅色圈圈的。

我繞著繞著都五點半了,街道上的人都逐漸越來越多了,我穿著這樣的衣服已經被當作焦點好幾次了,我還看到有人拍照。

 

我哪知道那棵樹在哪裡!

 

你知道公園裡滿滿的一堆樹你哪裡分的出來!在我眼裡看來根本大同小異阿喂!

 

誰能看一眼就記下來樹的地點還有外貌然後還保證下次不會找不到的!給我出來!

……我要麻煩你教我。

 

因為我真的找不到。

 

在幾分鐘就要六點的時候我在公園門口這裡等,碰碰看運氣,雖然我真的很衰就是,也不知道能不能被我好狗運的賭到。

 

我看見一個有著一頭漂亮銀髮紮著高馬尾的人快速走過,他的左邊還有那一搓緋紅的頭髮,東方人面孔,但是我看的出來他是個男生。

年紀感覺和我差不多,但是就是一副冰塊臉感覺比較老成。

 

他在一路上走得很順,而且一路上都沒什麼人注意到他,不然以他的這個髮色早就引人注目了。

 

我的直覺告訴我我可以向他求救!我有種直覺,他也是和那些符咒什麼的有關的人!

 

在我還來不及追上他的時候,他已經離開了我的視線範圍內。

 

等我再度回到公園門口,湘學長已經在那邊等著我了。

他一如既往的穿著那套紫色長袍。

 

剛剛那個銀色頭髮很漂亮的人似乎是穿著黑色長袍的,我也沒確定我有沒有看清楚。

 

「漾學弟,以後記得不要太早來喔,你這裡的校門六點才開,預防有其他不知情的人掉過去。」等等那個預防是怎麼回事!所以真的有人掉過嗎!

 

湘學長微笑著告訴我。

但是我沒有感覺到他的好意。

 

湘學長,你上次新生訓練那天是不是要整我啊?沒跟我說這件事我哪裡知道‑‑‑‑

不過我到底哪裡惹怒了湘學長啊?不然他怎麼這樣整我?

 

對了,剛剛那個銀色頭髮的人我有點好奇。

 

湘學長已經領著我到了樹旁了。

 

「湘學長,你們那邊有沒有一個銀色頭髮他的左邊有一搓紅色頭髮,然後是黑袍的男生啊?」我突然想到這個問題。

 

亮光一閃,我再度到了學校。

不過這次我沒有昏倒了。

 

「你說的大概是冰與炎的殿下吧?不過他就讀的並不是我們七陵,而是就讀Atlantis學院。」所以像是我們這樣的學校不只一間?!

 

天啊,我只感覺到這世界會毀滅。

 

「冰與炎的殿下相當強悍,改天有機會說不定你會認識他。」我發現湘學長的眼神裡散發出了某種名為「尊崇、敬佩」的目光。

 

看來這個呃……冰炎殿下真的很厲害。

 

「而且他還是最年輕的黑袍,還受許多女孩子喜歡。」我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覺,本來還差點拿槌子砸我的湘學長相在根本變的超級八卦的。

 

其實我沒有很相信湘學長描述的,學長的強大等到日後我真的與他相識後才知道他到底有多強大。

 

「而且他還只大你一歲就考取了黑袍,阿阿阿這樣厲害的人才已經越來越少了說。」靠,不是吧!我知道某方面來說湘學長也變態的很厲害,不過湘學長已經是大一了啊!

 

雖然紫袍和黑袍只差一個階級,不過要升高二就考上感覺起來就整個很不可思議。

 

不過像是我這種平民小百姓,大概沒有機會和被稱為殿下的人接觸到吧?

至少我覺得沒有機會。

 

一轉眼我已經到了教室。

現在才早上六點四十幾分而已。

 

「漾學弟,如果還有什麼事自己來找我喔,我在大學那棟的一樓而已,很快就可以找到我了。」我知道很容易找到湘學長,因為他讀甲班。

 

等到湘學長轉頭的那一剎那,我懷疑是不是我眼花了。

 

湘學長本來一頭烏黑亮麗的黑髮正漸漸退色呈淡棕色的阿阿阿!

所以湘學長你本來的髮色到底是怎樣!


评论(2)
热度(18)

躺在原创不出来,要我更新是不可能的

© 念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