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歇

【特傳】男神x你 #陪你看鬼片#

OOC有,注意

幻想症嚴重已無救


【冰炎】

「哼、這種東西守世界比他恐怖的成千上萬都是。」他拿著你從原世界租來的光碟甩著。

守世界和原世界的鬼片等級根本不能一比,他這麼說也是有道理的。

雖然他嘴巴上如此說著,不過還是將光碟片放進機器裡,「既然你想看,那我就陪你看好了。」

你婉耳一笑,知道他是會陪你看的,只是嘴巴上有點壞而已。

——那夜你看鬼片看得實在是被嚇到了,他哄了哄你又一直待在你身旁直至你入眠。

 

【漾漾】

本來以為只是看普通電影的他有點嚇到了。

他壓根就不知道你借的是鬼片,正好他最怕這類的電影了。

看著他怕成這樣,你也猶豫了,到底要不要晚上來看這部鬼片?

他看著你一副很想看,但是又替他為難的樣子,便開口道:「沒關係!我陪你看!這、這才不會比守世界的東西更恐怖了!」

你興奮的轉頭過去預備開始播放影片時,聽到了他暗自低語的一句話:「比起我嚇到有什麼比你重要……」聲音雖然小,不過在深夜你卻聽得很清楚。

那夜,你們倆乾脆一夜不眠的聊起天來。

——因為對方都不敢入睡。

 

【夏碎】

看著你租來的影片,他微笑著說:「你確定要看這個嗎?」

你確信的點了點頭,以示自己要看。畢竟當初期待很久了,但是電影上映時又正好錯過,只好拖到最近才租回來看。

「好、那我就陪你看吧。」臉上的那抹笑依舊不減。

才看到了一半,你想上廁所但是又不敢一個人去,只好拉著他陪你去。

「拜、拜託……」你真的心裡怕極了,但是又得求於他,只好開始求人了。

「好、那我就陪你去吧。」你拉著他,但是他絲毫不動。

動了動腦筋,或許知道他要什麼了。你已經很急了,只好掂起腳尖,在他臉上輕巧的捎過一下。

這時,他才開始走起來。

上完廁所回來你已經不想看完這部鬼片了。

但是他拉著你看完,「不看完的鬼片,才是最恐怖的哦。」彷彿要配合他一般,他的身後似乎冒出了什麼。

你只好乖乖的坐在一旁把整部電影看完。

那晚你徹夜未眠。

隔天一早,他泡了杯熱可可。

「昨天都沒睡吧?你就喝了這杯可可安心的睡吧。」心底感覺他很壞,但是又感覺暖暖的,你乖乖的聽了他的話睡去了。

 

【千冬歲】

看著妳手上的影片,他一點也不意外,彷彿在他的意料之內。

不過這也的確是他的意料之內,或許也可以說是事先知道了。

「如果你要看這類型的影片的話,我更推薦XOX,他的劇情更加撲朔迷離,更加驚悚。如果你要在更深入的,我還有一百五十九部可以推薦給你的。除此之外,有關於這個的劇情大概是在說小女孩——」

聽到這裡,你連忙摀住他的嘴,並且跟他說你就是要看這部。

「好吧、既然你說要這部,就這部。」他別過有點微紅的臉頰對你說道。

你知道你說要的,他都會為你做到。

 

【阿利】

看著你手上的光碟片,他沒有說什麼。

「嗯、既然要看電影的話,少不了爆米花和可樂吧?」聽他這麼說著,你才臨時想起來似乎是這麼一回事。

等到你回過神來,房間裡已經多出了一大桶的爆米花和兩杯可樂。

「等等就邊看邊吃吧。」你點點頭,笑得開心。

才看到一半你嚇得花容失色,見你這樣的反應,他在一旁緊緊摟住你輕聲對你說道,「乖,別怕。有我在。」聽他這麼說,你不由得安心了下來。

 

【雅多】

「你是怕我會嚇你才不敢找我看嗎?」從走廊經過他房間,意外地他已經知道你要幹嘛。
你有點心虛,但是他不是那種人,但你也是很猶豫到底要找誰看。
「來、我陪你看。」他拉起你的手,往他房間裡拉了過去。
你也沒有第二種抉擇,雖然他平時都是扳著一張臉,不過他已有些許怒氣了。
才看到一半,以為他還在生氣,卻沒想到他只是靜靜的將身子靠到你那邊。
你知道他擺出這樣的動作通常是他已經氣消了。
「乖、這些東西絕對嚇不倒你的。」仿佛看到影片裡的那些鬼抖了一下,影片又繼續下去。
「而且、我也絕對不會讓那些東西嚇到你的。」電視就無聲無息地自己關掉了。
大概是怕自己會被毀掉吧。
他將手覆上你的頭頂,影片又繼續下去。
你的臉在他剪短的兩句話結束後紅得比血還紅。

 

【雷多】

「欸欸欸!?你說要看這個藝術品!?我以前要看你都說不要……不過藝術品我一定會看到底!」
你有點無言的拿著手上的光碟片開始播映,一開始並不知道這也是他所謂的「藝術品」之一啊。
他雙眼彷彿要跳出星星般的閃耀,你都覺得在他身旁看這個的壓力比較大。
電影播放完畢,他拉著你說了一大堆話。
——不過話題終究是離不開他所謂的藝術品。
後來實在沒辦法,你拖著他要去睡覺了。
結果睡不著的那個是你。
他睡到一半也不知道為什麼醒來了,靠過來擁著你有點迷糊的說了句:「放心、那些藝術品我是不會讓他們……碰到你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肺腑之言,不過聽他這樣說安心了許多,便沉沉睡去了。
後來有句話小聲到根本是呢喃。
——因為你才是我最寶貴的藝術品啊。

 

【休狄】

「你說你要看這種影片?」他不可置信的拿著光碟片問道。
你故意用嬌滴滴的聲音對他說道,「可是人家就想看嘛……」
「哼、本王子平時才不看這種影片。」他嘴上雖然這樣說著,不過還是把光碟片放進了磁碟裡。
你後來想想,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口嫌體正直」吧?
看影片的過程中,他相當安靜。彷彿細細品味每個小細節。
邊看你就邊觀察他專注的一面,果然大家都說認真的男人最帥了。
整部電影結束後,他很難得的滔滔不絕和你討論了劇情。
雖然對話過程中他不斷有用到本王子一詞。
你們討論劇情說了好久。等到回神時,已經一個小時多過去了。
他將自己的臉撇到一旁,「本王子沒有在看這種影片!還有夠晚了!該睡了!」
——還不知道剛剛誰討論劇情說的更詳細的呢。
甚至他還說出了好幾個你漏看的重點。
他只是害羞罷了。

 

【九瀾】

看著妳手上的影片他有點感慨道,「唉。平時都說我那些收藏品恐怖,你這個影片就不恐怖了嗎?」
你跟他解釋道,這兩種恐怖可是相差甚遠的。
「好啦、好啦。你說要看就陪你看,不恐怖就不恐怖吧。」
他從口袋裡抽起不知道放了好一陣子的東西,正在觀賞中。
已經習慣的你無視了這個動作,自己去播放影片了。
看到一半時你才發現,他已經雙眼放光的坐在一旁觀看了。
只是想找他陪你一起看,便問道:「你怎麼突然那麼有興趣?」
他竟然還以一副很認真的模樣對你開始說起話來:「我在看那些內臟,只可惜做得有點假啊。不然改天我可以摸走一些的嘖嘖。」你直接了當的翻了個白眼給他,便專心在自己的影片上。
那夜,你連澡都不敢洗。他也只是靜靜的待在一旁,等你將整部影片觀賞完畢。
你拉著他,冀望他能夠與你一同入睡。
看著你這麼驚恐,他只以平凡無奇的語氣和你說了句:「你放心好了,那些內臟假得要死。還有說到內臟的話,你不擔心嗎?你的內臟可是比影片中的漂亮成千上萬倍哦,怎麼想都是要先擔心你自己的內臟吧。」
不知道他說得到底是真是假,你有點生氣。
「我這是在誇獎你啊,我的公主。」
你的臉唰一下的紅了起來,他這麼一說出口你才覺得對他來說已經算是誇獎了。
「所以說、公主,他們如果敢來拿你的內臟,我一定一個不漏的把他們的都拿過來,那就安心睡吧。」這是他特有的安慰方式,特別到也許不會有第二人與他相似。

 

【安地爾】

「嗯?OOOOO?這部電影不恐怖呢、真的有必要找我陪你一起看嗎?鬼族都比裡面任何一物厲害許多。」他悠悠的說著。
「不過我今天放假,不想跟鬼族的那些東西牽扯上關係。所以要來杯咖啡嗎?」
——你知道他這是答應你了。
你興沖沖的拿出光碟片並開始播放。
中途你被他不知道哪裡弄出來的東西嚇倒了好多次,心臟都差點停了。
螢幕上顯示出「Theend」後,你乖乖的到床上去躺平。
但是依然睡不著,劇情的恐怖程度是還好,但是被他一嚇就不一樣了。
到了你感覺到床的另一邊已經傾斜時,他已經躺在你身旁了,並對你耳語道:「要睡了哦、不知道還會有什麼更恐怖的東西吃掉你哦。」聽了他的話,你什麼也不說就閉上嘴巴乖乖睡覺了。

 

【五色雞】

「你說要本大爺陪你看這個?」你以為他平時時常看電視劇,他一定會答應才租回來的。
「嘖,本大爺平時可是很少看這類型的。不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要陪絕對會賠到底!」
你見他答應了沒有多說什麼就自己去播放影片了。
他很專注的邊吃邊看。
——還好你有事先準備了二十袋的爆米花以及一打的可樂。
看完電影後的結語是——那種東西有什麼好怕的?來一個本大爺殺一個!來兩個我殺一雙啦!
這也許是他會保護你的意思吧。
——雖然在形容上拙劣了點。


今天發燒拿了舊文當更新!

评论(9)
热度(31)

林吹,霸图吹,儿女吹
躺在原创里不出来了

© 念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