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歇

【特傳】屬於我們不同的傳說 04

04 衛禹的代導學長以及邀請卡


隔天一早到了學校,就被班上一個不認識的同學說,「褚冥漾,你有外找喔。」接著就給我地過來了一張卡片。

 

這卡片是啥?

我打開來一看,裡面滿滿的都是蟲型文字。我放棄看這卡片了。

 

幸運同學到班上來時,還問我這是誰給的,說真的我只知道這是同學帶轉交給我的,我也不知道是誰。

 

「冥漾你的代導學長是誰?」幸運同學這樣問著我。

 

「是湘學長,你認識嗎?話說你的代導學長是誰?」我一直沒看過幸運同學的代導學長,現在才想到要問他這個問題。

 

「咦?冥漾你的代導學長是大學部紫袍的那個湘學長?他在學校裡很有名欸。阿、我的代導人叫做白陵然,也是大一的。」湘學長?很有名?我怎麼都不知道?

話說我媽也姓白欸,也太剛好了,畢竟白這個姓氏不算太常見。

 

「衛禹,你知道湘學長是怎樣的有名嗎?」我突然很好奇起自己的代導學長。

 

「聽說是陰人陰得出名。」幸運同學回答。

…………

……

 

我可以換代導學長嗎?我不想被陰阿阿阿────!

後來打探到的訊息是,代導學長只有為期一個月,而且也是不能換的,不過這都是後話了。

 

「冥漾你的代導人怎樣?我的代導人還不錯,改天要不要帶你去見他?」幸運同學這樣對我說。可以多認識人,不錯啊。

 

「扣掉你說的陰人的那部份應該也是不錯的代導學長啦......改天有空去認識你的代導學長也好。」我們就在這時候這麼說定了。阿、今天真是晴朗無雲阿。

 

 

 

*

 

 

 

今天去學生餐廳吃午餐的時候,剛好遇到衛禹的代導學長。

我說也太剛好了吧喂!早上剛說好要認識結果現在就遇到?!會不會太剛好了?!

 

因為剛好遇到,然就很乾脆的和我們一起吃午餐了。

 

「你是衛禹的同學阿,你好。我是白陵然。」然對我輕輕一笑,很舒服的那種。

 

「你好,我是褚冥漾。」我也回握了然的手。

 

「那以後我就叫你漾漾了,常常聽衛禹提起你呢。」然這樣對我說到,我總覺得有種然很眼熟的樣子,但我總是想不起來那種感覺,就是一種很熟悉的感覺,至於是哪種感覺,我也說不上來。

不過然一次就叫了家人叫的小名阿,有點不習慣,但是意外的有親近感。

 

「咦?常常提到我嗎?阿、你好,那我叫你然可以嗎?」我問到。

 

然的嘴角微微一提,答到,「好,沒問題。你和衛禹真的是很好的朋友呢,他說了你很多。」

午餐在我們聊天的時間中就過了。

 

我把那個卡片拿給然看,他說那個是邀請卡,是Atlantis學院的冰炎給的,上面大概寫著說邀請我去喝茶。

他還附註了說冰炎這是善意的,如果有空的話可以過去看看。

 

我還想說是啥東西,一開始然還沒說是善意的我還以為會被威脅。

可以過去看看?不知道可不可以多帶一個人過去。

 

上面那些蟲型文字我們是委託然翻譯的,不然我連那是邀請卡都不知道。

 

然跟我們解釋說那些文字是這裡的通用語,我們應該都有選修課程,因為這是基本中的基本。

 

把選課表拿出來看還真的有課!不過課都是在禮拜二、三,我們開學的時候剛好是禮拜四,所以剛好都沒有上到。

 

然還跟我們說功課有哪裡不懂可以問他,我本來還很擔心我接下來的學生生活的!嗚嗚嗚好像有種找到救星的感覺。

至於我為什麼不去問自家代導學長當然也是有原因的!幸運同學都說他是陰人出名的那我還去問!肯定會被陰啊!

 

隔天就禮拜六了阿阿阿!邀請卡上面是說這禮拜六邀請我過去......既然然說了不會有害,那我就過去看個一次也好吧?

當作是增廣見聞?


评论(2)
热度(8)

林吹,霸图吹,儿女吹
躺在原创里不出来了

© 念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