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歇

【特傳】屬於我們不同的傳說 06

06 黑館果然很恐怖


走到四樓的一扇門前,冰炎打開門就一腳朝著我的屁股踹了下去。

我立刻和地板做全身性的親密接觸,感覺到自己好像要流鼻血了。

 

「別在這裡擋路。」

冰炎把門關上,還很涮便的跨越過我了。人有困難不是要互助嗎?能不能扶我一下啊?我有點爬不起來。

 

……不對、是真的爬不起來!

地板好像沾了強力膠一樣,無論我怎麼掙扎都離不開他。

 

我看到了本來是平面的地板,真的緊緊吸住我的全身上下。我要被吃了阿阿阿!太恐怖誰來救我!

 

在一旁已經準備坐下來的冰炎在一旁冷冷地看著這一切上演,大人你再不就我我真的就要被吃了阿阿阿!

 

「不准吃他。」冰炎對著地板喊,地板就真的乖乖地放掉我了,真是神奇的力量阿。

不過國外的鬼屋都沒那麼真實、沒那麼恐怖……

 

「那個、請問你叫我過來要幹嘛?」

我忽然想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有什麼事情就過來了貌似有點危險。

 

「我們學校那三位叫你過來黑館當破例生來住。」

啥?這資訊量有點大我反應不過來。

 

「不要再讓我說第二次。」

所以說我要過來這裡住?黑館不是黑袍才可以住嘛!而且我也還不是在校生啊!

 

「我們學校那三位都問了就看你的意願。」

不過那三位是哪三位啊?

住黑館不知道要怎麼和我媽說欸……而且可以來上學的地方也距離家裡不遠,要來住嗎?

 

「如果你想天天到公園丟人現眼的話我是沒意見。」

這是赤裸裸的威脅啊!赤裸裸的威脅!不過來這裡住,我要怎麼去上學啊?

 

「有移動符。」冰炎回答我回答得很快。

 

「其實本來只是讓你住學生宿舍而已,只是今年增設的都客滿了。」

可以不要說完前面那句又來後面這一句傷我的心嗎?

 

……不過像是剛剛那樣差點把我吃掉我有點不敢恭維,我真的該來住嗎?

冰炎沒有多回我的話,就自顧自地拿起他桌上的磚塊書看了。

 

那磚塊書還不只是磚塊書而已,裡面還有滿滿的蟲文字。

 

還是先看看再決定好了,「學……學長,你們這裡的空房剩下哪裡的?」

 

說完之後學長一臉滿滿的跟我過來的樣子。

 

「只剩下四樓這裡的空房,一共剩三間。第一間是我隔壁這間。」正當學長要說第二間的時候我毫不留情地就打斷他的話。

「就這間!」這間離學長房間最近要求救也方便!

 

「這間就這間,我去幫你說一下。」

留在學長房間我也就觀察起房間來,不過這房間真的只有貧瘠二字可以形容。

 

大概過了幾分鐘後,學長拿著鑰匙給了我。

 

「記得收好了就快搬來,不然你要我幫你搬也可以。」

這些都不是最大的問題,問題是我該怎麼跟我媽說?

 

「跟她說你住學校宿舍就好,再不行我就洗掉記憶你就直接住過來。」

學長對我說道,別亂洗別人記憶阿阿阿!

 

說完這些我已經預備好要回學校了,學長突然冒出一句話。

「明天我去幫你搬家。」等等有必要急成這樣嗎?!今天說好明天就去是哪招啊?!

 

這也就是為什麼學長禮拜日會出現在我家的原因。

 

反正學長有說了,一些家具宿舍裡都有,房間也有筆記型電腦,浴室也是採取獨立式的,每個房間都有一間,還有那些有的沒的日常用品學校都會準備,我不用帶太多東西過去。

 

學長下午五點多才出現在我家,我才想到說我東西收好是收好了,但是我沒有跟我媽說我要去住宿舍啊!我一定會被捏耳朵!

沒想到在學長的美人攻勢下,一說就過了。

 

媽、我才是妳兒子阿,這樣讓我有種到底誰才是她兒子的感覺。

 

學長用了移動符,我們很快到了Atlantis學院的黑館前。

黑館第一次看是「像是鬼屋」,這次來看變成真真怯怯的鬼屋了阿。

 

我還在猶豫到底要不要走進去的時候學長已經率先往前走了。

我連忙跟上去,真的不想自己走鬼屋,不是多幾個人一起走鬼屋就沒那麼怕了嗎?我乾脆跟在學長深厚,那些黑館裡的東西應該不敢弄學長才對。

 

這世間上果然是欺善怕惡阿。

 

 

*

 

 

到了新還進後有點好奇,不過房間的布局和學長那間挺雷同的,房間大概我都看過了,剩下浴室還沒看過。

 

一打開浴室,我像是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一樣。

裡面居然有個人偶在清理浴室阿阿阿阿阿!

 

我二話不說就拿了膠帶把浴室門封住,還堆了好幾個櫃子在那前面擋著。

 

那個人偶太像安娜貝爾了我會怕阿阿阿!

誰叫我前陣子手殘去找了恐怖片!還是有關人偶的!而且我看的就是安娜貝爾阿阿阿!

 

「才剛搬來你吵什麼吵!」我在內心吶喊到一半,學長就直接把們踹開走了進來。

 

浴室……浴室有個人偶阿阿阿!

 

「那個是清潔人偶你吵什麼吵!」話還沒說完我就毫無預警地被巴了頭。

可是那個清潔人偶很像安娜貝爾阿阿阿!

 

而且我不是M!更不是抖M!就算被巴了我也不會開心阿阿阿!

 

「那我把你培養成M好了。」學長漾起了一抹壞笑。

學長笑起來是真的很好看啦,不過學長我可以拜託你不要在這時候笑好嗎!我整個人從腳底起雞皮疙瘩起到頭頂啊!

 

不過話說回來,我自己房間的浴室我絕對是打死都不要再進去了,不過我要哪邊盥洗啊!

 

「你的浴室不要用就算了,你自己看著辦吧。」

學長涼涼的說了句就放風我了。

 

說真的,我該怎麼辦阿阿阿!

 

 

*

 

 

到晚上了,我開始煩惱我的洗澡問題。

前面說過了,我自己房間的浴室我是打死也不要再進去了,可是這樣我沒地方洗澡。

 

於是我拿著我的盥洗用具在學長房門前徘徊。

 

其實我已經徘徊了大概二十分鐘了。

我才看見學長從樓梯上來。我感覺到我前二十分鐘白徘徊了。

 

學長什麼也沒說,只是打開了他的房門。

 

「學長,我要借浴室!」

我鼓起勇氣對學長說道。

 

學長沒多說什麼,這是代表我可以借了嗎?

 

「廢話那麼多幹嘛!」

聽到這句話我覺得還是趁學長還沒有反悔之前快點進去浴室洗澡好了。

 

 

评论(1)
热度(10)

林吹,霸图吹,儿女吹
躺在原创里不出来了

© 念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