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歇

【喻黄】联文之群魔乱舞/你永远不知道上一个人写了什么

觉著自己在毁cp

司遇:

这次联文历时两个星期之久
来自一个语c群的瞎几把乱搞文。
以下是每一段对应的成员名单
第一索克萨尔/ @阴月
第二张佳乐/ @佐藤由樱
第三 郑轩/ @咸鱼七柒
第四 海无量/ @暮雪寒
第五 林敬言/ @花染
第六 黄少天/@司遇
第七 索克萨尔/ @阴月
第八 魏琛 /@苏立石
第九 方锐/ @愚之南_废


索克萨尔
黄少天作为剑圣,是太阳,他的光是耀眼的,足以吸引大批粉丝。那是属于他的人格魅力,几句话之间化冰为水。可是这样太单一了。


最亮的地方需要阴影来突出。


黄少天作为妖刀,很好的满足了这一条件。他同样是光,只是掺了点其他的东西…他会放下话语,最好的刺客也不能比其分毫。这样的人,独特,耀眼,而又危险——比如他对喻文州。


[讨论组内
魏琛:第一段写的很好没毛病
林敬言:毛病不知道哪来的]


张佳乐
黄少天喜欢喻文州,除喻文州全世界都知道,喻文州喜欢黄少天,他知道,但他不知道怎么回应,只让这份喜欢,在时间里经历冲刷,每天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喻文州认为黄少天对他的喜欢,只不过是对朋友的好感,不会是恋人之间的喜欢,到头来,只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不过也无所谓,待着他身边陪着他,普普通通地当个朋友,也是不错的选择。


[讨论组内:
方锐:张佳乐还是第二啊]


郑轩
喻文州喜欢黄少天。是什么时候呢?或许是一开始吧。那个有着两颗小虎牙的少年叫着他吊车尾,或许谁都不知道后来他们会成为一对搭档。看着一向炫酷的少年在他面前笑得开朗可爱,拉着他的手叫着:“队长队长!这次比赛又赢了!我们出去庆祝吧!我知道有个冰淇淋店特别好吃……”喻文州也就笑笑,任由他拉着往外冲。
[讨论组内:
索克萨尔:似乎很正常…没歪。


海无量
可是还是难受啊,还是不甘心。想让他只是自己的妖刀,想让他只看着自己就好,想听见他对自己说“夜雨声烦为你效忠一世,直至死亡”,想听见他用颤抖的声音叫着“队长……队长……”喻文州不知道自己能忍多久,但是啊‘少天,我喜欢你’。


[讨论组内:
魏琛:我就想说
魏琛:海无量你好短小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方锐: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林敬言
但终究不如人愿,黄少天没有听到喻文州的那句话就断了气。而喻文州只能无力的看着黄少天的身体渐软,而自己却束手无策。


“少天……少天……”喻文州口中不断呢喃着黄少天的名字,但那人又如何听得到呢?


明明只是想要让少天只看着自己啊,怎么……怎么会这样了呢?


自己并没有对一切多明白,但唯一理解的是自己的话语再也无法传入那人耳中。


明明平时黄少天被叫做话唠,在自己身边吵吵闹闹的,他的话那么那么的多,自己也都听了进去。但传递自己真心话的一句,却没有传入对方耳里。


到底……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呢?


但已成事实,也不由得自己再去后悔什么的了。


[讨论组内]


黄少天
没有黄少天的日子,喻文州从来没觉得自己能过得这么浑浑噩噩。不是喝酒就是睡觉,易拉罐酒瓶在家里的木质地板上零乱丢了一地。


喻文州一旦回忆起黄少天在自己面前……就觉得连呼吸都是疼痛的,胸口起伏证明着呼吸,其实整个人心死了,身体活着还有什么用。


只有在睡着的时候梦见黄少天才能让心稍稍感到慰藉,喻文州逐渐将黑夜当做白天,逐渐分不开现实和梦境。
“你真的想见我吗”黄少天说。


喻文州正在厨房做着黄少天爱吃的甜点,听见黄少天这句话手轻轻一颤“嗯?”


“我死了你知不知道”黄少天轻声。


喻文州垂眼调好烤箱温度,旋即抬眼,忽然伸手将黄少天困在厨台与冰箱之间形成的小小的夹角里“那又怎么样?”


“你这个人就是太霸道了”黄少天伸手捏住喻文州的脸“你喜欢我,你确定我真的喜欢你吗?”


喻文州身体没反应,眼神却一瞬间出卖了他,“你说什么?”
“我说喻文州我不喜欢你,你不要再困着我了,执念这么深,我没有办法转生懂吗?你放过我我也忘了你。”


喻文州就算在梦里也清醒的可怕,这不该是梦里的人说出的话,忽然冷笑。


“我不让你走,你别想离开,就算是灵魂我也要让你活过来,活不过来就这样一直在我身边”扣住黄少天下巴“这辈子你别想从我这离开”


“死了都不能”


黑暗中的眼睁开,喻文州眯眼看了一会墙角的夜灯,翻身从沙发上坐起。


第二天,他去了灵隐寺。


[讨论组内:
索克萨尔:其实接到的时候我很认真的想了想要不要歪。
索克萨尔:感觉这样不太好。
共生:然而你还是歪了 废什么话]


索克萨尔
那地方会成为他自毁的源头。


低沉到晦涩的经文随着标准的普通话唤醒他的大脑,五官。和如蟒般紧紧缠绕他的,来自于他自己的头痛——或许是佛忠实的信仆对他在上香的过程中睡着的不满。对之后发生的一无所知的自己醒来时还记挂着灵隐寺——但他是去那里做什么的。他不知道,甚至找不出理由——他不信佛,他身边的人也是,他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人过世。


他清理了碍眼的酒瓶,读报,打打荣耀,然后安然入睡。


他感到有什么在触碰自己,这让徘徊在梦与真实的交汇处的喻文州突然惊醒。来人将他未出口的质问堵进喉咙“master,你把我忘了。”没有灯光的屋里只能勉强看见银白的头发与跪坐的身姿,喻文州认为他遇到了那个中二少年——或是在梦里。


模糊的轮廓歪了歪头,身体前倾——然后将他的手腕摁在头两边。


“你甚至不认得我了。”


那人说着,压下前身与喻文州几乎是面贴面,平淡的语气全无一点伤感可言。然后在喻文州的大脑得出答案的时刻贴了上去——温柔而不带情欲的吻,没有一点想入侵的意味,一寸寸的以唇抚摸。


“你想起来了。我看得出的。”


他的食指顺着脖颈下滑到肩——最终停在侧腰。


“用你的话说——我很欢喜。”
[讨论组内]
魏琛
“……索克萨尔?”
来者的面上依旧是波澜不惊,像是没听到一样。他冰冷苍白的手握住喻文州的腰,轻柔地抚摸着,寸寸上移直至左侧胸膛,手掌触到的是微弱却又强烈的振动。
鲜活的生命。


“master……”


他几乎是默然地看着喻文州,眼里是一片死寂。他微微偏了偏头,又凑上去亲了亲那人,随即开口。


“master,约炮吗?”


喻文州露出了恰到好处的惊愕,他似乎没想到自家平日里乖巧矜持冷静正直的卡er会说这么出格的话。


可要是就这么愣住,那他也不是喻文州了。


于是他挑了个颇具蛊惑性的笑容,把索克萨尔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上,凑上前去送了一个浅尝辄止的吻,把暧昧和挑逗嚼碎了揉在字里行间,送到他的口中。


“索克萨尔……你知道我无法拒绝你。”


笑容僵硬在嘴角。
索克萨尔的手毫不留情地破开了阻碍,握住了那生机勃勃的,烫暖的,搏动着的东西。
[讨论组内
索克萨尔:…我就想问,约炮是什么鬼。[复杂]
魏琛:对你的爱意。]


方锐
手腕。
脉搏强烈地跳动着。


他低头吻了吻喻文州的手腕,顺势压了上去,直接咬上了有些苍白的唇,轻巧地撬开牙关,舌头在口腔中游走,指尖轻轻摸着他的脖子,划过喉结,往下滑至锁骨。


喻文州环住他的脖子,有些笨拙地回应着。


唇分,喻文州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嘴唇被咬得红肿,嘴角拉出一道唾液。


“master不乖呢。”


索克萨尔抓住喻文州的手,拿过他手中的匕首,轻笑地看着他。


喻文州瞳孔一缩,嗓音暗哑。


“少天呢!”


“在我面前提起别的男人的名字,”索克萨尔咬了咬喻文州的耳垂,声音中带着些许笑意。“他死了。”


“所以,”索克萨尔看着喻文州的表情,目光温柔,“master,你是我的了。”


[讨论组内
魏琛:卧槽be
方锐:是啊怎么样开不开心/
黄少天:哈哈哈哈]


——end
[组内吐槽]
魏琛:这牛逼了真的
索克萨尔:到我这就彻底歪了。
秋木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写得好!!
秋木苏:吃了索克x喻队!!
黄少天:其实一开始黄少没死吧
方锐:是啊,老林那儿黄少有死的倾向/
魏琛:林敬言强行整死了他
林敬言:看到上面我还以为死了哈哈哈哈哈
黄少天:我在想人鬼情未了
方锐:老林没整死他/
方锐:黄少可以退役啊什么的/
方锐:黄少自己整死了自己/
黄少天:身体软了 不就是死了吗
魏琛:???身体渐软?
魏琛:可别跟我说是开车开得软的
黄少:不是啊喻队不是软了
黄少:黄少死了 他哭软的
方锐:我为了开车观摩学习了半天结果一点都没有用/


————————————————————————————————
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上一个人写了什么
你猜我我猜你

……
捂脸

评论(2)
热度(60)
  1. 念歇司遇 转载了此文字
    觉著自己在毁cp

林吹,霸图吹,儿女吹
躺在原创里不出来了

© 念歇 | Powered by LOFTER